{楓旅遊}文/鳳凰號大明

尤克盧利特(Ucluelet),名字真拗口啊!! 當然,不是英文,也不是法文,是原住民努卡特族語,意思是安全的港口。

在這片土地上土生土長的努卡特族人士非常謙遜且樂於助人的,他們也稱這片土地為尤基(Ukee),當地原住民心胸開闊,喜歡和陌生人交談,幫忙找路,帶旅客步行到目的地,為旅客介紹當地好吃的東西或者是傳奇的故事,就如同當年建造荒野太平洋步道(Wild Pacific Trail)的拓荒傳奇一般。

「尤基」港灣甚多,夏日是衝浪客的天堂,冬日呢…,就來走一趟荒野太平步道啊,怕什麼?!

一早起來,果不其然,陰雨綿綿,穿了雨衣雨鞋,準備先從旅館陽台直接走下Big Beach, 海灘礁岩處處,在此處有一座百年前的沈船遺骸,現只剩下腐朽的木頭船體和鉚釘,船的來歷不詳,卻也不是唯一一艘。其實沿著Wild Pacific Trail的各處海灘,在18世紀中到19世紀初年間,有不少航海船從歐洲,地中海航行到維多利亞,因不諳凶險的海相觸礁,或遇暴風雨而沈船,因此這一帶海灣也被稱為「太平洋的墳墓」,可知海相之凶險。

 

雨越下越大,溫度也越來越低,防水夾克和帽子都已濕透,襪子也早已浸水,只好先行回到榻下旅館房間,先把冷到發抖的身子烘乾,再來研究健走步行的路線。

 

荒野太平洋步道(WPT) 另一段位於Brown Beach,­­­­這一段來回是7公里。步道沿著嶙峋的海岸,迂迴穿梭在長滿了雪松(cedar)和雲杉(spruce)的樹林中。其中有幾段分叉出去,叫Artist Loop,繞著伸出到海上的一角,直接俯瞰海景。

荒野太平洋步道第三段位於半島南端的燈塔處(Lighthouse Loop),總長2.6公里,沿著崎嶇的懸崖,東面俯瞰巴克利灣(Barkley Sound)和波爾肯群島(Broken Group),南面和西面則是浩瀚的太平洋,沿路的海岬上有小型的觀景平台,是由雲衫和雪松搭建的,走在海岸雨林的包圍下,植物生態大異其趣,巨大的道格拉斯杉被層層地衣密密實實地覆蓋住,高大形單影隻中添了厚實圓潤感;雲杉樹幹因地勢雨水風相等因素蜿蜒出不太尋常的U型角度,壯麗的海岸線,暴風雨來時浪濤可高達6米高,現代遊客把觀賞驚天巨浪作為旅遊亮點,歷史的航海圖卻也不知葬送了多少海員於此地。

燈塔的歷史已經有一百多年,1806年由政府興建,經過世代的修整,如今已成為荒野太平洋步道的醒目地標,不時從海面上傳來的鐘聲,好似雲霧飄渺的仙樂,彷彿提醒隨時會迷失的海上船隻,在視線不佳的時候,可以聽音辨識方位,而這一對海上浮筒(綠色的是鈴聲Bell Buoy,紅色的是哨子Whistle Buoy),也已是百年古蹟了。

第三天雨勢暫歇,天色較為清晰,便轉往長濱(Long Beach),長濱公園是一大片約16公里的沙灘地,位於Ucluelet 到Tofino的路上,是加拿大太平洋沿岸國家公園最知名的景點,也是世界衝浪客聚集之處,冬天也依舊照樣玩。

我們好不容易等到雨停,在長濱綿綿細細的沙灘上漫步,海浪有種神奇的魔力,會讓小孩們開心地不停的互相追逐(狗狗也是),尤其到了夕陽西下,伴著海風氤氳的霧氣,海天一色,透現出既遼闊又神秘的色彩。

如同加拿大女藝術家Emily Carr對尤克盧利特的形容:「這裡的夕陽,把風形雨勢,森林與海洋,皆融匯一起。」這座小鎮,從歷史的漁港和伐木業,再次重生,成為環保生態者的遺世天堂。

 

 

分享
  • 19
  •  
  •  
  •  
  •  
  •  
  •  
    19
    Shares

請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nineteen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