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歡吧,女孩!

0
671

狂歡吧,女孩!
作者:黃筱涵Vicky Huang

雨水潑辣地灑下。幾呎外的表演台上,三位猛男做了幾個伏地挺身後慢慢褪去尺寸過小的背心,各色雷射光束來回掃蕩整個會場,電子樂音震耳欲聾,用力得要把五臟六腑擰歪;台下充斥著亂舞的四肢、騷動的尖叫、混濁的煙霧和紛飛後被打濕的彩塵。

玻利維亞一年一度奧魯羅(Oruro)狂歡節的序曲,從白晝到日落,舉國同慶,各大城鎮均有若干只限男士的Compadres以及只限女士的Comadres派對。相偕出席的姐妹會統一主題,有神力女超人、彩虹小馬、啦啦隊、馬戲團等。我跟朋友們扮的是二戰時期著名的女權文化象徵「女子鉚釘工」(Rosie the Riveter)。

一束束的濕髮附著一張張著魔一樣的花臉,個體消融在一坨坨的人群裡。夜幕幽幽拉上,炫光映照滿地泥濘,水窪裡混雜著傾覆的蘭姆可樂和稀釋的嘔吐物。

眼前的狼藉參雜著青春的歡騰和腐敗。

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情況並不常有,畢竟我討厭噪音、酒精跟二手菸,所以對於派對興致缺缺,也就沒什麼機會冷眼旁觀痴狂的群眾。我的冷靜招來了一位扮成兔女郎的女孩的關注,她提起自己的酒杯就要往我嘴裡灌,我趕緊隨手抓了一只空杯跟她抗衡。她好熱情地抱了抱我,用中文大喊:「乾杯!」被這個微醺的玻利維亞人正確辨識,我喜出望外。

戶外會場是盆地地形,我站立在邊上,剛好俯視容器裡隨著樂音載浮載沉的人們,也能從遠處清楚看見舞台。這裡很適合我,人來人往總是順暢,不像早些時候穿過盆地中心找朋友,結果差點沒被踩扁。

一張張迷離的臉譜正傳遞同一條香菸吞雲吐霧。青春被包覆在煙霧繚繞中,感官衝擊打得人暈頭轉向。我暗自慶幸這種蹂躪健康的活動對我來說是耗能而非紓壓。

正隔著雨水帷幕觀望舞台,突然有位女孩拉著朋友蹦蹦跳跳到我面前,像小女孩見到心儀偶像一樣地對我鞠躬:「こんにちは!」

我趕緊糾正她,要說「妳好」才對。她很開心地拿出手機要求合照,雙手合十像泰國人一樣對我拜了一拜。唉,如果是作揖那還體面,合十便變得像在祭祀了。我眼明手快把她扳直,擺了幾個正常一點的合照姿勢。她被喜悅沖昏了頭,也不以為意,對我又親又抱後才依依不捨地揮別。

來到玻利維亞的第一週,我們曾在路邊小販的電視上看見西語配音的韓劇。想是韓流效應在南美極強的緣故,造成廣大群眾對亞洲人十分熱情。我的白人朋友們完全沒有我這般際遇。

正要回神看戲,身後又傳來招呼。

「親愛的,妳說英語嗎?」我轉身看見一位戴著眼鏡化著煙燻妝的女孩領頭發問,她身後是四雙殷殷企盼的眼睛。

「是的,我說英語。」

「那西語呢?」她雀躍地跟姐妹們交換眼神。

「對不起,這我就不太行了。」

她渾不介意,開始用英語大力地誇我漂亮,接著拿出手機要求合照。照了個別單獨合照、姐妹群體合照,換手機的空檔還附帶中文口語會話教學,猶如我的粉絲見面會。離別時,她跟她的姐妹們非常親暱地對我又抱又親,叮囑我要當心滿場醉鬼,還跟我說如果沒人陪同可以跟著她們。

我指著不遠處樹苗邊嘔吐的朋友和她身邊環伺的幾位女鉚釘工。我是有人陪的。

雨水拍打下的溼氣讓一切愈發糜爛。地面桌椅上全是酒水跟五彩斑斕的濕濘粉塵。開始有人發瘋地搖晃本來就不穩的帳篷桿大跳鋼管舞,一邊湊過來曖昧地低語。我趕緊拉了唯一一位跟我一樣不喝酒的朋友,胡亂編了個理由給守門保安,逃將出去。

隔著馬路,場地圍牆內的噪音勢不可擋地蔓延到成排的雜貨店及住家。店內百無聊賴的老婦托著腮,望過空寂的馬路盯著鼓譟的圍牆。

找了家炸雞店坐下享用。眼前的平靜反襯遠方的紛亂、嘈雜、炫光、酒氣、煙霧、擦撞、摔跤、嘔吐,隔岸觀火大抵如此。

狂歡吧,女孩!青春時在牆內盡情嘶吼,年老時在牆外淡漠觀望。

分享
  • 20
  •  
  •  
  •  
  •  
  •  
  •  
  •  
    20
    Shares

請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one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