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裡瓶外:逃進亞馬遜(上)

0
226

逃進亞馬遜(上)

大腦百分之三十的神經元負責視覺。相較於分配給觸覺的百分之八以及聽覺的百分之三,視覺組成了訊息接收最大宗,所以人對世界的感知大致由視覺裁定。但是在亞馬遜,視覺很貧瘠。

我的後背懶懶地被吊床托起,一層又一層的綠,裹住了天和周邊,幽幽注滿我半閉的眼。觸覺和聽覺因被大量湧進的資訊圍剿而鋒利了起來。皮膚從沒如此深刻地感受過。刺癢隱隱要從肌理迸出;濕黏豆大的汗珠滾流頸背。

清早四點就起床,趕七點的飛機前往玻利維亞北方的魯雷納瓦克(Rurrenabaque),馬迪迪國家公園(Madidi National Park)亞馬遜叢林的入口城鎮。呆坐在登機口前,從絕望到麻木。每隔一小時,廣播就宣告一次班機延遲,我頻頻給旅行社打電話更新動態,直到十一點,被消磨得渾渾噩噩,才總算上了機。這在雨季的魯雷納瓦克是家常便飯,有時班機甚至延至隔日。

從空中俯視拉巴斯,山脈一座又一座拔起,如同墨色石雕裹上白霜皚皚,壯麗和遼闊目不暇給。一小時後再往下望,高原的黑冷已不見蹤影。一整片綠絨絨的低矮植被踡伏在赭紅土壤上,溫馴地在蒸騰。空氣溶溶地扭曲。沒有停機坪,小飛機降落在叢林中的一片泥巴地。匣門一開,濕熱倏地來襲。綠叢中的一小塊空地沒有別的飛機了。邊上有一小隊等著上機的人,身後是一輛泥巴斑斑的接駁車。

上了接駁車,沿著綠林裡的紅土小徑顛簸蜿行。十分鐘後,來到一座鐵皮屋也似的建築前,就是魯雷納瓦克機場了。是我人生第一個一眼就可以看完的機場,空空蕩蕩,幾排板凳,一個關稅處,兩個報到窗口,一個安檢門,不到十位工作人員,還有百無聊賴的幾十位旅客,乾坐在唯一的登機口前。那登機口是牆上挖空的一塊長方形,沒有閘門、沒有通道,直接就是戶外泥巴地。

預計九點開始的行程硬生生被推到下午,導遊卻仿若司空見慣,悠悠哉哉地帶我們漫步魯雷納瓦克租雨鞋、買手電筒。在這小城,時間不甚相干。

真正進到叢林裡的營地,要搭三個鐘頭的小艇。單薄的木製船艇,只容得下我和三位同伴、導遊、廚娘和掌船的。開到一半,船開始進水,只見導遊和船長各執一只用舊了的塑膠桶,嫻熟地舀水倒回河裡。我和同伴瞪大了眼,面面相覷。(待續)

分享
  • 39
  •  
  •  
  •  
  •  
  •  
  •  
  •  
    39
    Shares

請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en + ni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