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著山豬搶糖吃

0
846

– 臺灣文化節「靠嘴巴愛臺灣」工作筆記 –

(Photo credit: Chiu Mucha) 利用甘蔗渣做成的山豬手工藝品

行銷和追女(男)朋友,原則都是一樣的:要打動人心。

所以當妍均帶著九個小農的故事和一貨櫃的農產品,飄洋過海來到臺灣文化節,而且一下飛機就被團隊押著去拍傳宣影片,在她疲累飢餓的狀態下,隔著一桌美食,不及下箸,我問她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那個故事最能打動妳?為什麼?」

聽她娓娓道來,以非常樸實直白的形容詞講述她怎麼找到這些小農,以及他們各自人生的挑戰、困境、和理想,頓時,果醬不再是抹在麵包上的東西,而是對天災人禍的救贖;醬油也不僅僅是調味料,而是工程師的科技專案計畫;不香的茶,是因為保存茶本身的精華比提煉出茶的香氣更重要;山豬嘴下留情才有的蔗糖,是對自然的尊重和傳統的堅持;而檸檬鹽,是時間發酵濃縮後的記憶。

但是,對加拿大人來說,這些從未聽過的故事從未看過吃過的產品,和他們有什麼關聯呢?對臺灣文化節來說,做這個極度耗費人力物力時間的專案計畫,意義和目的是什麼?就像妍均自己說的:

【意義是什麼?能吃嗎?!】

既然健康能吃出來,意義當然也可以;挑戰是,我們要怎麼吃出意義來?

當然得找加拿大的高手來助陣啦!

Tojo

去年來自日本的食繪師會田由衣和加州卷的發明人Tojo先生,一見如故,兩人還一起到農夫市場採買食材,運用壽司專用藜麥各自製作了飯糰和甜點。今年,創造力驚人的Tojo先生也欣然答應,把來自臺灣的農產品應用到他的創新料理菜單。

只見他把一般人拿來當零食吃的「島食香料堅果」(包含了黃豆、黑豆、花生、枸杞、碗豆、香菜籽、小茴香籽、黑芝麻、白芝麻)壓碎了代替麵包粉。比目魚頰子肉用「胭脂熟成檸檬鹽」醃製後,裹上香料堅果粉用油煎熟,加上時令菜蔬,平凡的作料頓時化身高級的菜品。幾個熟客試吃後均讚不絕口。

(Photo credit: Taiwanfest)

Mark Singson

去年IPACI (International Pan-Asian Culinary Invitational )廚藝大賽冠軍主廚Mark Singson,在決賽中以黑馬姿態一舉奪下冠軍,隨後又參與加拿大Top Chef 的競賽,雖未奪冠,個人風格卻吸引了一大票粉絲。他的料理一如其人,樂觀隨性顏值高。

他先用椰奶和七葉蘭自製冰淇淋,再用液態氮將加了「山豬愛呷蔗糖」的「寧靜海香草園蝶豆花茶」做成冰磚,搗成碎冰後加上椰果,椰肉,仙草和紫薯,灑上花瓣,做成新式halo halo。

Faubourg

甜點部份則請到溫哥華著名的法式烘培坊Faubourg的主廚,Ricardo Rosas。我個人極度好奇,擁有墨西哥及德國文化底蘊和法式烘培訓練的他,會如何運用來自臺灣的材料?

結果極度驚艷!他端出紅刺蔥糖餅乾、黑芝麻瑪德蓮蛋糕以及黑芝麻冰淇淋。俗稱「鳥不踏」的紅刺蔥糖味道非常濃重,不是一個好駕馭的材料,但做出的餅乾味道非常獨特,類似美酒,餘韻繚繞。黑芝麻冰淇淋則濃郁美味,一舔就滿口芝麻香。

臺灣這些小農面對的挑戰並不特別,食品安全和對環境友善的可續性耕作方式,也是很多加拿大人在意而有共鳴的議題。在世界各個角落,很多人無私地默默努力。無需親自耕種,也無需搖旗吶喊,但選擇吃什麼和怎麼吃,是人人都可以做的決定。

9月1–3日,到溫哥華市中心Granville 街700號街段,「靠嘴巴愛臺灣」攤位,就可以試吃和購買這些小農產品。我個人的偏愛是「山豬愛呷」的蔗糖,試吃後驚為天人,放一塊在牛奶、茶、或咖啡裡,純粹鮮香醇美,可以感受到土地的豐饒。可惜產量太少,這次只提供試吃不販賣;我深深地感受到身為人,卻必須和山豬搶糖吃的窘境。

你會用這些材料做出什麼樣的佳餚呢?

分享
  • 85
  •  
  •  
  •  
  •  
  •  
  •  
  •  
    85
    Shares

請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fourteen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