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雍很正
年輕時自詡專業媒體人,出國深造後嫁雞隨雞的淪陷在美國西部南加州20餘年。 不務正業的屢任跨國醫藥教育項目管理人,藥廠社區專員,3C產品研發經理,保養品市場開發,現在在地方警察局上班。十八般武藝樣樣不精,任督二脈不通,但最享受的還是拜自己女兒為師,透過她的眼睛,了解這個新世界。

一天的對話是這樣的….。

媽媽: 「你們上課的時候有討論到最近NBC主播麥特勞爾被解僱,還有60分鐘資深主播查理羅斯被控性騷擾,然後也捲鋪蓋走人的這些新聞嗎?」
上九年級的女兒: 「沒有! 一點都沒有….」
媽媽: 「蛤?! 這麼大的事,為什麼老師不討論?」
女兒:「 音樂,法文,數學,生物,體育,作業指導課…. 老媽~沒有一個老師願意花自己課堂的時間講題外話,家長會抗議的吧?!」
媽媽:「噢….那妳怎麼想?」
女兒:「我是覺得那些人至少要問『我可不可以摸妳的屁股』以後才動作吧? 至少我希望以後有人問我…」

在翻來覆去不能成眠的夜晚,我坐在電腦前,反覆的敲出,刪去,敲出,刪去….,不是女兒的回答讓我不知所措,我也並不是想來談談教育的問題,我只是想,不能成眠的想,為什麼40年前的那個伯伯沒有先問我?

小學三年級,我和我最好的朋友愉快的走在行人道,在知名大學府圍牆外的走道上,一個賣著可愛小寵物的伯伯蹲在角落,毛茸茸的兔子,黃吱吱的小鳥,胖成一團的小貓,一籠一籠的擺滿一地, 我和好朋友的手不知不覺的鬆開了,各自蹲下找尋嗚啊哇啊的對象, 過了一會兒,我的朋友朝我跑來蹲下,一臉漲紅説著我們快回家, 我説為什麼? 站起來想走到別籠去,這時,伯伯老闆就在我背後把我提了起來,然後他的雙手從我的肩膀垂下來,一邊説妹妹你們好可愛,一邊搓著我的胸部….。

小學三年級….,那是變態加性騷擾給我的見面禮。

當時的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只覺得不舒服….。

掙開那雙詭異的手,跑回家的我們,誰也沒說….,但是,一直到現在,還是不舒服…。

我記不得那伯伯的臉,但是那種不解,我用了一輩子來告訴自己,化解這個不舒服,才能好好進行我的人生。  但是,那個被這些所謂「傳播界巨擘」利用威勢和生計脅迫的男子和女子呢?她/他們的人生為什麼要被這種權慾薰心的變態搞得這樣烏雲籠罩呢?一個被竭盡全力栽培,努力爭取機會的女子,為什麼要被說是利用美色,行為不當的淘金客呢?

讓我睡不著的,還有我那些男性同事對這類新聞的斷言: 「為什麼這些人要等到現在,幾十年後才出來指證? 背後一定有鬼嘛!」 「你看看,為了這些小摸小抱小玩笑,多少人現在沒了工作?」… 「我看以後連個禮貌的擁抱也免了吧?!」

娛樂界,傳媒界,執法界,餐飲界,政界…,美國現在的性騷擾案每天是遍地開花般的爆開來,我相信過不了多久,一般民眾就會像對槍擊案的反應一樣,對這類新聞自動「長繭」,然後,「小摸小抱小玩笑」就春風吹又生了吧。

不管怎樣, 額頭,臀部還是胸部, 我同意我女兒說的:「至少你也得先問過我,我才是決定的那個人!」

當時間,別人的想法,學校教育,社會價值觀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下的時候, 我希望從小就有人明白告訴我:

我的身體是我的,我說了算!!

對,明早就跟我女兒説!

 

 

分享
  • 66
  •  
  •  
  •  
  •  
  •  
  •  
    66
    Shares

請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7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