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KM輸油管擴建計劃,卑詩不能承受的風險

0
879

KM輸油管擴建計劃,卑詩不能承受的風險

                                                                                               時事評論員:姚永安

國會立法議員以身試法被皇家騎警拘捕,是全國的主要新聞。其行動令人思考,為何他們會甘冒坐牢和留下刑事紀錄的風險呢?刑事犯罪紀錄不單會影響日後的就業機會,更會影響出外旅遊和公幹的簽證。

有人批評這些示威者自討苦吃及損害經濟,這是短視和無知之見,因為Kinder Morgan(KM)橫山輸油管一旦發生嚴重事故,不單會危害附近居民的生命和健康,破壞環境,更會嚴重打擊卑詩省的旅遊和海產業。

讓我們看看2010年在美國密西根州郊區所發生輸油管的漏油事件。這條由阿省卡加利Enbridge能源公司所經營的輸油管破裂,漏出了84.3萬加侖的油沙瀝青(bitumen)進入卡拉馬蘇河(Kalamazoo River)的支流(這是公司所宣稱的數字,後來環保局調查公布的漏油量是114.6萬加侖)

很多省民仍記得在1989年發生在阿拉斯加的運油輪觸礁漏油事件,造成環境生態的大災難,有高達20多萬隻海鷗、起碼25百隻水瀬、300頭海獅、247隻禿鷹、22條殺人鯨,以及無法估計有多少三文魚及其他海洋生物遇害。時至今日,仍有大量油污未清除。

 那一次造成嚴重環境污染所漏出的是原油,而橫山輸油管所輸運的是瀝青。瀝青的毒性、清理的困難性和清理的費用,都是遠遠高於原油的。

阿省油沙所出產的瀝青比原油濃度高很多,要把其運輸,需要加入多種有毒化學物料來稀釋,一旦輸油管破裂漏出的話,有毒化學物和氣體之後會跟瀝青分開。有毒氣體和化學物會對附近市民和動物的生命和健康構成傷害,而較重的瀝青則會在漂浮一段時間後沉在海床或河床。

橫跨山輸油管的擴張同時會大大増加運油輪的運輸規模和數目,擴建後每日的流量是89萬桶。在2011年,有32艘油輪經過獅門橋,這些油輪的長度有兩個半足球場那麼大,每艘的載量是665萬桶。油管擴建後將會採用可載運100萬桶更大的超級油輪,每年航運次數將會超過400次。

有人擔心這樣大的油輪在Burrard Inlet及渡過第二窄橋(Second Narrow Bridge)和獅門橋,尢其是在潮退或風浪大的時候會否出問題。油管在橫越洛杉磯山脈,穿越叢林河域來到本拿比,當中任何一個部分出現漏油,無論是荒山野嶺,城市人口聚居地,都會造成極大的災害。此外,超級油輪在駛離碼頭後,還要經過佈滿礁石的San JuanGulf Island才能出到公海。

超級油輪一旦遇到風浪,又或人為犯錯觸礁漏油,其對環境造成的災難遠遠大於當年阿拉斯加的事故。卑詩沿海所有海產業將會受到無可彌補和長期的打擊,屆時動物及魚類屍橫遍野。我們依賴天然風光和大自然資的旅遊業也會受到沈重的打擊。

卡拉馬蘇河當年油管破裂漏了2萬桶瀝青入該河的支流,其有毒氣體在50公里外都可以嗅到。漏油地點兩公里的居民需要疏散。出事地點附近的居民在吸入氣體後出現頭痛、頭暈、嗽咳、惡心及疲困等病徵。

卡拉馬蘇河漏瀝青雖然支付了一般清理漏油的10倍費用來清理,但花了超過7億元卻仍然未能把大部分的油污清除。

直至今天,仍然未有科學方法去清理油沙瀝青的污染。

綠色和平國際的創辦人,本身也是新聞工作者和評論人Rex Weyler曾經就KM輸油管漏油作出硏究,以金錢損失的角度衡量災情。

他以KM漏油50萬桶作爲計算基礎(全球平均每18個月便會發生一次這樣規模的漏油事故),並且根據美國環保署的資料及卡拉馬蘇河的經驗來計算,卑詩省的清理費用是170億,但仍未能清理大多數的油污。

旅遊觀光業為本省帶來150億元的收益,根據其他地方漏油對旅遊業的影響來就算,卑詩旅遊業收入將會在出事後的24年收入減半,合共損失200億元。

本省的海產業的批發價總值是12億一年,漏油會摧毀大多數的沿岸海產業34年,損失估計為10億元。

健康損失方面,由於有毒氣體,一旦漏油大批居民要作出疏散,Weyler估計會有過百萬人需要疏散和健康受到影響。估計損失為10億元。

在時間損失方面包括家庭、學生、工人、商業東主等都會受到損失,不單止在低陸平原,透過海潮,油污可以在數天漂浮到NanaimoSecheltGulf Island南部。沿岸居民損失估計達10億元。

Weyler估計清理油污亦會影響溫哥華港口的運作,估計損失10億元。

以上合計損失為410億。另外,溫哥華和卑詩省在全球享有很高的綠色品牌效應,漏油的國際新聞和污黑的映象會嚴重打擊我們的聲譽和形象。Weyler認為這方面的損失應等同上述損失的總和,即400億。合共為800億!

筆者認為,Weyler還欠了一項龐大的損失未計算在內,那便是樓宇物業和商業因漏油汚染造成損失的索償。這將會是另一筆天文數字。

那大家認為KM有能力,又或會否承擔上述天文數字的清理和賠償費用嗎?我想很難了!

這些大企業都有方法來拖延和逃避責任。例如當油沙瀝青下載到油輪後,KM便再沒有責任了。而這些運油輪每艘都是獨立註冊的數字公司,所購買的保險並不足以作出巨額的賠償。因此一旦發生嚴重事故,擔子仍然回到政府,亦即納稅人身上!

總理杜魯多從前大力批評保守黨不科學,不公正的環境評估制度,他在大選承諾上台後會以公正和科學性的新制度來評估橫山輸油管的擴建計劃。杜魯多上台後違背承諾,他曾經脫口說這是一項交易。

杜魯多及自由黨官員說建管每年會提供1.53.7萬份工作機會,但在KM遞交給國家能源局的預計數目郤是:兩年工程期間在卑詩省平均有2.5千個全職機會,但不保證這些工作會提供給本地居民。

有人歸咎近期大溫汽油價格上漲是因為反對KM所至,這是說不通的,因為擴建後多輸的油沙都是出囗賣到亞洲的,根本對我們的電油價格沒有影響。

油沙透過輸油管擴建的確能為阿省帶來豐厚的利益,但對卑詩省來說其風險和後果則是不能彌補的,還有對天然生態的破壞,因此有那麼多人挺身出來說不。

油管漏油事故經常發生,問題只是漏的量有多少,相信不少市民還記得2007年在本拿比發生的那次事故,那次漏出25萬公升原油。

就如國會議員關慧貞所說:"輸油管的問題不是它會不會漏,而是究竟會在什麼時候漏油!"

試想,在風高浪急的情況下,有數個足球場那麼大的超級運油輪要越過狹窄的Gulf Island礁石通道,當中所面對的風險有多大。

分享
  • 47
  •  
  •  
  •  
  •  
  •  
  •  
  •  
    47
    Shares

請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