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慧貞專欄:我在多倫多的工作

0
394

我在多倫多的工作

新民主黨移民、難民及公民事務評論員

溫哥華東區國會議員 關慧貞

早前我到了多倫多,早上召開記者會,之後與當地華人社區領袖會面商議推動定立南京大屠殺紀念日的簽名運動。

加拿大的移民難民保護法的第38(1)(c)項把有醫療需要的家庭拒諸門外。國會的移民事務委員會就此作出研究,邀請專家及涉及人士到國會作證,之後完成報告,委員會一至要求政府廢除此法。而移民部長亦曾公開表示此項排除有殘障成員家庭的移民法並不符合加拿大的價值。

 

那是部長去年的說法,此項違反聯合國人權憲章不能歧視殘障人士的法律是需要廢除的,但部長卻遲遲沒有行動。為此我2月在渥太華召開記者會督促部長不要再拖延,因為此法直接影響很多家庭能夠否移民。

移民部長終於在4月中作出宣布,但卻不是如委員會報告的建議廢除38(1)(c)項而是作出修改。部長說,修改將會讓75%從前被拒的家庭能夠移民。

自由黨政府的做法令人失望,歧視25%有殘障成員的家庭也是歧視!亦即是說,這些家庭的主要移民申請人即使符合條件,卻會因爲有殘障成員而令全家的移民申請被拒。而政府在計算篩選申請時只計算殘障成員可能做成的負擔而沒有計算這位成員和整個家庭所能帶來的社會貢獻。

此外,部長雖然在4月中宣佈新政策,卻一直沒表示究竟新政會否適用於現時在審理的申請。我多次向部長和移民部官員詢問都沒有獲得確實的回覆。

因此,我與受影響人士召開記者會,透過她們的親身遭遇讓政府明白政策的不人道。這些個案都是來自菲律賓的家傭,她們來到加拿大工作兩年才能申請永久居民身分及為家人申請移民(其他所有技術移民抵埗便已經享有永久居民身分)。政府在審理這些申請一般要花五年及以上的時間,很多家傭要等上10年才能完成申請。但若果她們的家庭有殘障成員的話,政府便會否決申請,申請人和她的家人都無法移民,而家傭更會喪失工作簽證,要離開加拿大。

有趣的是,在我召開記者會前的一晚,移民部官員星期日給我辦公室發電郵,說政府新政策將會應用在現有的申請。那當然是好消息,我們召開記者會便是要督促政府不能拋棄正在審理的申請。當我告知出席記者會的Monica時,她亦高興得喜極而泣。

不過,出席記者會的Shirley卻沒有那麼幸運了,她的申請最近被否決,新政䇿並不適用於她的家庭。因此,我會直接向移民部長提出Shirley的個案。人家在加拿大努力工作了10年,為社會和經濟作出貢獻,亦有交稅、就業保險和退休金(即使她不符合領取條件),我們不能這樣遺棄Shirley,尢其是她兒子的殘障狀況是符合新政策的要求。

———

在記者會有另一個驚喜,若果您看視頻,便會見到我在講話中途突然哽咽,要強忍情緒。為什麼我會突然這樣呢?那是因為當時我見到Joy和她的兒女步入記者會的房間,她們一家人的出現令我十分感動。

Joy是一位來自菲律賓的家傭,跟其他人一樣,她努力照顧加拿大人的家庭,她離鄕別井工作了13年,移民申請一年一年的等,等到她的丈夫離她而去,骨肉長期分隔兩地,子女在最需要媽媽的時候如生病Joy都無法在旁關懷照顧。我去年7月在多倫多為Joy召開記者會,陳述目前家傭移民政策的不人道,令數以千計的女性傭工受盡難以形容的苦痛。

https://www.google.ca/amp/s/www.thestar.com/amp/news/immigration/2017/07/20/immigration-backlog-keeps-live-in-caregivers-from-their-families-back-home.html

Joy的故事令人痛心,加拿大怎可以如此的不人道。此事令政府不能繼續漠視情況而要面對現實。稍後,Joy的移民申請獲得批准,而移民部長亦作出宣布,表示政府會加快審理家傭的移民申請,由原來的5年減少至1年。移民部長在記者會更說出Joy的故事,表示不能讓這樣的慘事繼續發生。

記者會結束後,Joy的女兒走到我面前自我介紹,涙如泉湧,與我擁抱,我告訴她和她的弟弟,她們的媽媽是多麼堅強和疼愛她們。見到Joy終於能夠一家在加拿大團聚,我真的很感動和為她們高興。

對於老遠飛到多倫多為兩三名家傭召開記者會,有記者感到疑惑並向我表達。

Joy、Monica和Shirley雖然是個別個案,但卻能反映政府政策的不人道和不公義,政府若能因此修改政策,便會讓千千萬萬的人獲益。

 

分享
  • 14
  •  
  •  
  •  
  •  
  •  
  •  
  •  
    14
    Shares

請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ree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