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帕查瑪瑪:鮮花、乾屍與古柯

0
656

致帕查瑪瑪:鮮花、乾屍與古柯

IMG_2915

艾馬拉(Aymara)巫師頭戴民俗圖騰的毛線帽,棕灰階的底色襯著一幀七彩印加旗幟(Wiphala),身上罩著紅黑相間的斗篷,腰上紮了條麻編的米棕繫帶。他在火堆前立了個廢棄鐵桶,隆重地備起供品,有貌似紫丁香及金盞花的花瓣、形狀各異的白糖、肉桂及各色香料。他抱起一袋印第安人神聖的古柯葉子,分發給圍在火堆旁的眾人。

古柯葉的纖維和著口水,嚼到最後完全化在口中,只留下齒頰間清淡的香甜。

巫師朝供品撒了幾片古柯葉,口中念念有詞,施法完畢,捏起鋪墊供品的白紙,將其安置於火堆上。抓起一頭風乾了的羊駝胚胎壓在供品上,巫師繼續施法,繞著火堆灑酒,向大地之母「帕查瑪瑪」(Pachamama)祈福。

這是狂歡節前的「恰拉」(Challa)。圍觀的群眾帶著豔麗的面具、假髮,還有一群扮刑警的女人們穿著緊身短裙拎著手銬,肅穆地對火堆行注目禮。

玻利維亞的宗教節慶總脫不了載歌載舞、把酒同歡。我戴著花豹面具,頸上是一圈圈給人繞上的彩帶,手上端著一大盤花生、蠶豆酥、玉米點心,到處塞人甜食。所到之處,沒有人不是在咧嘴大笑、擁抱和貼頰親吻,堪比春節期間大紅大紫的熱絡,尤其當地竟也有放鞭炮嚇走凶神惡煞的習俗,每一聲炮響,都叫人想起小時候在台灣喜氣洋洋的過年盛況。

9e97d182-9b33-4c11-8b73-c69183f6142d

恰拉祭典前,大夥兒登門拜訪校園大樓裡的各個辦公室輪番敬酒。每間辦公室都有主題化的佈置。有間天主教主題的,所有人都扮成神父修女,想入內必須先懺悔贖罪再唱首聖歌。還有間阿拉伯主題的,部門員工穿戴穆斯林頭巾跟罩袍,牽了一頭真實大小的紙糊的駱駝,唯一的敗筆是辦公室裡震耳欲聾的寶萊塢音樂。

玻利維亞的餐廳和酒吧,地板常年濕潤,那是顧客奉給帕查瑪瑪的酒水。恰拉不是只有在特定節慶時才進行的儀式,而是信眾們全年無休的一片虔誠。但狂歡節前的恰拉更全面,要獻給帕查瑪瑪比酒水更豐盛的祭品才行。每巡一間辦公室,就得在房間四角撒上小湯圓似的粉色白色的糖果、巧克力錢幣、各色花瓣以及酒水,一邊默禱帕查瑪瑪保佑咱們的教育事業蒸蒸日上。

巫師讓我繞火堆灑酒水,助長式微的火苗,竭力讓祭品裡的白糖化在一塊兒,以保來年順利。我瞄準火苗的勢頭,想起小時候和奶奶一起燒紙錢的情景,我總是怕被那搖不定的火焰咬到,而奶奶卻能優雅地把手伸向火堆將紙錢輕輕放入。

羊駝的乾屍被火焰啃噬得焦黑。濃煙被強風吹灌進鼻腔。生命與死亡,聖潔與墮落,鮮花、乾屍與古柯的氣息化在一起,再也分不清哪個是哪個了。

分享
  • 22
  •  
  •  
  •  
  •  
  •  
  •  
  •  
    22
    Shares

請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wenty − thir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