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的喀喀的貓頭鷹

0
714

的的喀喀的貓頭鷹

在Mirador Killi Killi一覽拉巴斯的顏色。

在氧氣稀薄的高地,花了一個多小時才從玻利維亞拉巴斯市區攀上Killi Killi觀景台。這名字乍聽之下很有童趣,壓扁的重複音節響亮又悅耳,但是在我聽來,根本就是三池崇史恐怖片「再婚驚魂記」裡女主角悚然的清唱:「Kiri Kiri ~」。零零落落的幾位遊人倚在石牆上;靜極了的畫面裡有遠方壯闊的山巒、陡峭的岩壁、堆砌的雲朵和錯落的樓房。拉近一些,石牆邊上的一座涼椅密密堆起另一番風光。

走上前去端詳起涼椅上那一尊尊小巧而靈活的石雕。磨去稜角的羊駝和人物成排鼓著臉、和著鋤、扭著腰,默默回望。涼椅椅背上掛了兩幅毛氈,明麗古樸的紅棕色塊拼出一位勇士和一隻野獸。正看得出神,藝術家先生戴著漁夫帽從另一座粗石遍佈的涼椅走來。他一身簡便,從頭到腳灰濛濛的一層砂土,指節的紋理和縫隙全是沙土。

 

IMG_2845

和David以及他的作品。黑嚒嚒的保護色隱形了我手裡握著的貓頭鷹石墜。

David來自南方盛產美酒的塔里哈(Tarija)。他指著他的石材,說是回老家從鄰國阿根廷與智利邊境弄來的玄武岩。是怎樣一份對美的虔敬、意志與耐心,才把刺手剛硬的粗石磨成一副副光滑圓潤的臉龐?這些人物都是玻利維亞原住民神祇,鼓脹的臉頰裡嚼著的是神聖的古柯葉子。David沒當過學徒,手藝全靠15年來參觀博物館和遺址臨摹而來。連那椅背上的毛氈也是他織的。毛氈上的野獸是被淹死在的的喀喀湖(Lake Titicaca)的美洲豹。

而這名字磕磕絆絆的湖是怎麼形成的呢?玻利維亞原住民相傳山神把人類安置在山谷裡,許他們幸福快樂直到永遠,只要他們遵守山神唯一的約束:不可接近山頂的聖火。然而,神話裡總有惡魔勾引出人們逆反的慾望,於是人們受了惡魔鼓動上山,山神半路殺出,怒不可遏,派出美洲豹來把山谷裡所有的人都吃掉。造人的太陽神傷心欲絕,潰堤的淚水把山谷淹沒。劫難過後只倖存一對躲在蘆葦船裡的男女。他們的富饒之鄉已永遠沉在湖底,湖底埋葬的另有遇水石化的美洲豹。他們遂給這湖起名「的的喀喀」,意為「石化美洲豹之湖」。

清麗的她柔軟地被秘魯和玻利維亞簇擁著。世界最高湖泊的的喀喀湖位於海拔近4,000米的安地斯山脈。十六世紀印加帝國發源於此,印加文明傳說造物主Viracocha由的的喀喀湖來到世間,接著才有了太陽、月亮、星星以及人類。在更遠古的西元前1500年,的的喀喀湖畔有座繁盛的城市,蒂亞瓦納科(Tiahuanaco)。西元600至800年間,她的人口高達兩萬,權力範圍遍及南祕魯、玻利維亞、智利和北阿根廷。可惜榮景總要衰落。西元950年起接連不斷的旱災造成人口外移。西元1000年,蒂亞瓦納科不復存在。五百多年後,西班牙人Pedro Cieza de León在尋覓印加遺址時無意發掘了蒂亞瓦納科,她這才重見天日。

我從David的涼椅上撿了一隻沈甸甸的羽翼開展、類似古埃及荷魯斯的墜子。那是蒂亞瓦納科文化裡代表力量的貓頭鷹。根根分明的羽毛刻著三角形、圓形的圖樣;貓頭鷹的眼是昏眩的螺旋。背面是簡單的漩渦跟圓圈刻飾。一下就喜歡上了這個厚實冰涼的墜子,對它愛不釋手。問了價錢,40玻幣,大約加幣七塊多。同伴知道我專長講價,也躍躍欲試,提議咱們各買一個,討個折扣。

她這提議實在震撼,讓我覺得我有必要澄清我的人格。對於手工藝術的尊重我還是有的,跟藝術家議價無異於告訴他,他的時間、精神、美感不值錢。跟進貨的小販討價還價我是殺無赦,反正只要雙方喊得情投意合,開心就好。但是對待藝術家跟他們的作品我是很敏感慎重的,頂多不買,絕不議價。跟David比手畫腳聊了許久,最後開開心心付了錢捧著貓頭鷹回家了。

同伴們各買了司舞蹈以及家庭的神祇石雕。這些都是David的復刻,是真正幾千年前,比印加文明更早的蒂亞瓦納科的藝術家設計的墜飾,握在手裡,怔怔地格外珍貴,好像倏忽間回溯了悠遠的時空長河,跟這片本來遙不相干的土地跟人物牽起了親密的連結。

天是藍的,貓頭鷹是黑的,我的輕盈滿足的心是透明的。

分享
  • 29
  •  
  •  
  •  
  •  
  •  
  •  
  •  
    29
    Shares

請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4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