峽谷與黃石

0
381

一趟為期八日的美西之旅下來,搭著大巴晃蕩了七個州,信步了摩門的神選之地鹽湖城,走跳了紙醉金迷的拉斯維加斯,也見識了鬼斧神工的羚羊彩穴、布萊斯峽谷以及黃石國家公園。城市的遊覽比較像是糖霜一樣的點綴,此程重點還是自然風光,實在是跳脫了平日的繁瑣,極具出世效用。

Antelope Canyon

亞利桑納州的羚羊彩穴(Antelope Canyon)光影曼妙。

啟程前我原最期待亞利桑納州的羚羊彩穴,到頭來卻最不驚豔,想是堆砌多年的殷切之情和現實落差太大。羚羊彩穴聲名大噪是起自一位國家地理雜誌攝影師光影交織的傑作。雖然叫「彩穴」,卻不是彩色的,只是由於在不同的溫度和濕度下拍攝出的相片會呈現不同的色澤而得此中文名。照片裡的距離感很魔幻,使人心馳,猶如一個靜謐的世外桃源,然而現實卻充斥導遊趕羊一樣的呼喝,又急又吵,人潮與高舉的相機手機舉目皆是。縱使把注意聚焦在景色的起伏與雕琢,圓滑的曲線和飽和的色彩拔地而起、綿延萬里,妙歸妙,卻不免永無止盡地單一了。

Bryce Canyon

猶他州布萊斯峽谷(Bryce Canyon)的石俑並排站。

而我沒啥期望的猶他州布萊斯峽谷如黑馬一樣竄出,雖然觀賞時斜風細雨,我還是享受極了那份寧和與壯闊。「布萊斯峽谷」名稱裡也有個誤導之處,它叫「峽谷」,但實則為岩柱構成的自然露天劇場,米褐、赭紅、深棕的色階櫛次鱗比,宏偉壯麗,自成一個滂礡的氛圍,每吸一口氣,煩憂都被過濾了。

Colourful

黃石國家公園隨處可見五顏六色的微生物爬滿地表。

旅程的重頭戲,成立於1872年的世界首座國家公園「黃石國家公園」,橫跨懷俄明、蒙大拿與愛達荷三州,萬分飆出我本來就不低的期待值。所有我事前的想像都及不上黃石超現實的魔幻和絢爛。想到此地地震頻率近年來增幅許多,是顆地表災難的不定時炸彈,這份興奮裡又多了刺激跟僥倖。

Artist Point

懷俄明州的藝術家點(Artist Point)對望著黃石瀑布,懸崖上的硫磺沈積使得整幅景色像金黃色的中國水墨畫,恢宏無比。

Prism

諾里斯間歇泉盆地(Norris Geyser Basin)有胭脂紅、天空藍、海藻綠、熔漿橘等各色豔麗平鋪在硫氣薰天的地表。我真是愛極了這片廣闊和脫俗。

以往所有事物,幾乎不可能比得上想像中的美好,畢竟想像力馳騁無疆,藐視所有世俗限制,並且是把想像者自身經歷中提煉出的缺憾跟期待演繹得更加淋漓盡致。這種高期許是具有毀滅性的,容易把「不錯」貶得一文不值、粉身碎骨。但是,對於「黃石國家公園」,所有網路上的文章跟圖片哄抬出的美好想像,只有被凌駕或匹配,不可能被辜負。它真的是大自然瑰麗最完美的呈現。

峽谷配黃石是一勺油花飽滿、馥郁濃稠的好湯,止渴滋補,讓我情願一些切換大學畢業一年來的冒險模式,重拾書囊,返回校園,探索另一種浩瀚。

分享
  • 28
  •  
  •  
  •  
  •  
  •  
  •  
  •  
    28
    Shares

請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sixteen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