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分享專欄: 最後一英里的挑戰

0
305

        – 水仙花還是自戀?                       作者:Iris Chen

行百里路半九十,非營利組織的籌款活動,有時精心策劃的戰略和執行計畫無法達到設定的目標, 或者更糟,反而產生負面影響,往往是因為義工執行計畫的方式有誤差,敗在最後的一英里。

四月,鬱金香和水仙花盛開,宣示春天來臨,也提醒大家,加拿大防癌協會「水仙花月」籌款活動已揭開序幕。加拿大防癌症協會支持許多癌症研究項目,並為患有癌症的加拿大人及其家人提供支持,是個非常受人喜愛尊重的組織。

「水仙花是在嚴冬過後春天盛開的花﹐象徵堅強的生命力和希望﹔正正代表著癌症病人面對癌症的勇氣。」     – 加拿大防癌協會

多年來,我選擇購買新鮮的水仙花來表達對加拿大防癌協會的支持。

本週末是協會的“餐廳突擊”活動 – 亞裔籌款委員會的成員和義工在大溫地區的8家餐館出售水仙花襟針。

我的項目團隊成員碰巧在 Richmond 的一家餐館聚餐。我們一直透過網絡以電話簡訊或視頻進行遠程協作,大家很難得有機會見面和聊天。

我們非常珍惜大家聚在一起的時間,畢竟要協調找出大家都有空的時間,本身就是個很大的挑戰。

然而,我們的談話不斷被銷售水仙花的義工打斷。

這些義工不在餐廳入口處、或餐廳的等候區、或帶位櫃檯,售賣水仙花襟針,而是捧著裝有水仙花襟針的盒子,走進餐廳,走到每一張桌子旁邊⋯⋯站在那兒⋯⋯盯著人看……

我們從第一位站在我們桌旁的義工那裡購買了襟針。

然而,幾分鐘後,第二位義工來了,站在我們的桌邊,一語不發⋯⋯凝視著我們……

當第三位義工離開後,我們真是受夠了!

團隊成員之一在防癌協會做過幾年義工,面對這狀況,完全震驚無語。

我們詢問餐廳經理,看看這是否是他們募款的“慣用手法”,並要求他阻止義工再過來站在我們的桌旁。他回答:「這是做慈善,不是銷售。而且,你在中餐廳應該說中文。」

這下子輪到我說不出話來。

是的,我會說流利的中文,普通話加兩種方言,還有其他幾種語言。

但我住在加拿大,我是加拿大人,和我的多元文化團隊成員在一起。我選擇說大家都會的英語。

我重視隱私,需要個人空間。我的團隊成員也是。

這簡直就是 “Shanghai Calling” 電影的場景,當Sam在餐廳遇到 Awesome Wang(王給力)時的翻版。 (官方電影預告片1:25-1:40)

我真的對這些義工感到抱歉和惋惜;有些義工幾乎是我媽媽的年齡,非常努力地組織語言,表達自己。他們犧牲了一個美好的周末,他們真心認同協會的宗旨,他們非常努力想回報社會,但他們真的把我整個團隊惹毛了。

最糟糕的是,他們甚至不明白我們為什麼這麼不舒服。

最後這一英里路,應該有更好的方式走完吧?

或許餐廳可以和義工協調,換個方式:
– 這餐廳非常火熱,通常等候的人數眾多,大排長龍,不妨在等候區進行活動。
– 如果餐廳有設備,不妨通過廣播,溫柔地提醒客人們籌款活動資訊。
– 帶位人員在引導客人入座時,不妨提起募款活動,如果客人願意,再指示義工到桌位提供資訊,進行募款。
– 義工小隊長應對義工提供明確的指示和更好的培訓,以及掌握現場狀況。

有時我們太專注於自己認定的目標,往往忘記我們身處的環境。

水仙花在池畔顧影自憐,看著真讓人嘆息。

分享
  • 8
  •  
  •  
  •  
  •  
  •  
  •  
  •  
    8
    Shares

請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5 + t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