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覺系普莉西拉】小鮮肉和老臘肉服務員的魅力

0
939
美好的服務可能比菜色更令人難忘。(普莉西拉攝)

耶誕節前分別參加了幾場耶誕派對。有跟姊妹們的慵懶早午餐,也有商界人士邀請的正式晚宴,像這樣的派對,多半著重氣氛,你知道的,就是與友人們忙著敘舊八卦,或者忙著摸彩對獎,沒有人真的在意到底吃了什麼。

在溫哥華市中心Sutton Place Hotel那場,席間金髮碧眼的小鮮肉時不時穿梭來上菜,不知是否負責太多桌次,沒有按照先內後外或女士優先的順序,同桌有一半的人還痴痴等待,另一半的人怕沒禮貌不敢先享用,自然大家目光焦點就從舞台轉移到尋找小鮮肉服務員身影上頭。

終於等到了甜點和咖啡時段,小鮮肉終於開口問我需要茶或咖啡。

“Coffee, please!”

顯然有點炫技的意味,小鮮肉把咖啡壺拉高注入咖啡,動作帥氣,但是只加了不到三分之一杯,咖啡壺卻已經見底,他一臉尷尬請我稍等,我望了咖啡杯中咖啡渣似的黝黑液體,非常猶豫要不要喝。待小鮮肉回來為我把咖啡杯再注入咖啡後,又滿到要溢出來,這是考驗我該如何端起杯子嗎?

這實在不能怪小鮮肉啊,他們這麼甜、這麼可愛,怎麼忍心在雞蛋裡挑骨頭是吧?可是,卻不禁回想過去遇到過的資深服務員,那種老臘肉、風乾火腿等級的,味道濃郁,吃過他們……所服務的用餐體驗,那是一輩子不會忘記的。

小鮮肉和老臘肉服務員各有千秋。(普莉西拉攝)

溫哥華隱密的港邊以前曾有家Cannery餐廳,主廚功力了得,往往一位難求,但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金髮碧眼老臘肉服務員,關於酒該如何搭配,主廚的菜色如何品嘗,他可以娓娓道來,談話間帶著機智幽默,一頓套餐下來,如沐春風,飽足之餘,還外帶了整個餐廳的美好記憶。

同樣的,最近到新瑞華也有些感觸和感傷。十幾年前,新瑞華也是一位難求,如今菜色依舊,服務員更加陳年。

我愛經理級的老臘肉服務員更勝於港點。不是卑躬屈膝遞茶送毛巾的那種,而是他們會想辦法記得你,熱絡地用廣東話腔調的普通話來跟你打招呼,見我只有一個人飲茶,也是歡喜的噓寒問暖。他們不會特別來向你推薦皇帝蟹、象拔蚌,只說蝦子新鮮,白灼好吃。顧客不是瞎子,價格特別貴的招牌菜色全斗大寫在桌牌上,不用他們來慫恿……

可是,難道沒有介於小鮮肉和老臘肉之間的那種嗎?

姊妹們,別灰心,前不久我在Fairmont Pacific Rim Hotel的「美之饗宴」上就遇到儀態優雅、高挑帥氣的熟男服務員。當他送上雞尾酒的時候,托盤放低,眨了眨迷人的眼睛,酒還沒入口我就醉了。

我完全忘記那天到底喝了什麼,只記得這位加拿大Prime牛排等級的服務員。

分享
  • 6
  •  
  •  
  •  
  •  
  •  
  •  
  •  
    6
    Shares

請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7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