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裡瓶外」專欄:咱們來聊鬼

0
731

「瓶裡瓶外」專欄:咱們來聊鬼

作者:Vicky Huang

玻利維亞好友小潘從不邀人到家做客。

本來我不覺事有蹊蹺,畢竟我也常因擔心打擾到家人或是懶得清理而不把朋友請到家裡。但是有回閒聊,竟得知了根本原因 — 她家鬧鬼!

拉巴斯米拉弗洛雷斯(Miraflores)區房價平均40萬美元(圖片來源:Bolivia Informa)。

咱倆端正肅穆的青年人本來不是在語怪力亂神,而是在談房價,拓展房地產知識。小潘住在舅舅位於拉巴斯米拉弗洛雷斯富人街的透天頂樓。那條街地價平均100至150萬美元,而她舅舅五年前只花40萬美元買下這幢趨凶避吉的宅院。

小潘家的凶氣像細菌一樣極富感染力。

(一)小潘有回期末考前在房間苦讀到凌晨四點。為防一覺不醒,錯過六點的考試,她把電視轉開,音量調大,結果忽然斷電。一片漆黑,一片死寂。還沒回過神,窗邊猛然傳來拍擊,又急又響。她嚇得逃進被窩裡,雙眼圓睜,直到天明才去陽台探頭一看,窗下是五隻死鳥。

(二)對街住了一對年輕夫妻和新生寶寶。每天早晨走路到車站途中,小潘總會看到那位年輕爸爸。

玻利維亞天主教習俗是在人死後第九日舉行彌撒。

小潘收到年輕爸爸的彌撒邀請時,想起兩天前才在路上一如往常看見他。原來他九天前就已跳橋自盡,原因不明。接下來的兩三個禮拜,每天早晨,小潘都持續看到這位爸爸,但他卻不再和她一起往同一方向前進,而是側著臉,憂傷地徘徊在近在咫尺卻又遙不可及的自家門前。

(三)小潘有位住外地的啞巴姨婆,老年失智且不良於行。姨婆有回來訪拉巴斯,舅舅把她安在一樓客廳,方便大家照顧。

小潘放學回家,推門一看,輪椅空蕩蕩,想是表哥帶姨婆上廁所去了,可心下總覺不對勁,跑去查看,廁所沒人。樓上傳來聲響,聞聲而上,竟見姨婆蜷伏在臥室床底,口中咿咿呀呀地嘶叫,臉上一片驚怖。她去拉姨婆。孱弱的姨婆竟有好大的力氣掙扎抵抗,怎麼也拉不動,待表哥回家才和她合力把姨婆拉出。沒人知道姨婆是怎麼爬出輪椅上樓的。

跟舅舅報告,他堅稱孩子們亂講話,姨婆聲帶受損,沒可能發聲。如今已過三年,舅舅幾番詢問是否來做客,姨婆都一ㄧ回絕。

那凶宅會成為凶宅也不是那麼久遠的事。二十多年前那裡住了戶富有的西班牙移民,家裡有位獨生女兒,年紀輕輕就未婚生子。爸爸把新生嬰兒丟進河裡,想湮沒使家族蒙羞的證據。女兒傷心欲絕,不久後上吊自盡。爸爸見自己間接害死了女兒,悲慟又內疚,便也跟著自我了結。

大大的宅院便只剩下媽媽一人,從未再婚,孤零零地度過殘日,直到二十多年後,突發奇想要環遊世界,遂用低價把房子賣給小潘的舅舅。

以上都是拉巴斯聊齋,但小潘在搬到拉巴斯之前即有鬼怪奇遇。

何塞德奇基托斯(San José de Chiquitos)教堂(圖片來源:Eric Bauer)。

小潘童年在聖塔克魯茲省(Santa Cruz)的偏鄉聖何塞德奇基托斯給一位精神有些失常的保姆帶。Chiquitos在西班牙文中意指小矮人。村裡所有人都篤信並且畏懼這些小矮人的存在,老是叮嚀小孩子不可亂跑,否則會被小矮人抓走。

當地教堂的新生兒洗禮名單永遠落落長,因為未受洗的嬰孩沒有聖母的庇佑,容易成為小矮人下手的目標,所以大家要在嬰兒生出九日以內施予洗禮。有戶人家寶寶一個多月還未受洗就被發現在家心臟病發猝死。保姆便陰森森地跟小潘說,她早料到那嬰兒活不久。

小潘跟媽媽提起,才得知保姆曾有過一個兒子,沒受洗,才幾個月大,還不會爬,就從房間失蹤了。保姆便是那時起精神錯亂,有回還吩咐才九歲大的小潘去殺雞。雞頭斷在地上,留一個鮮血四濺的頸切面安在繼續掙扎的身軀上,繞著小潘狂奔,使她幼小心靈受創。

有回小潘偷溜出家門,跑到林間獨自玩耍,剛爬上一棵樹,轉身坐定,便看見矮小的黑影圍著樹幹打轉,像要匍匐漫上枝枒。她一想到可能是小矮人要抓落單的小孩,嚇得連滾帶爬衝回家。

這些怪力亂神真是放諸四海而皆準,有人的地方必有鬼故事。不管存在與否,鬼總歸是一個被人用來恐嚇小孩、規範大人、操弄人心的便利工具。

分享
  • 33
  •  
  •  
  •  
  •  
  •  
  •  
  •  
    33
    Shares

請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4 × 5 =